家鄉親人詩友憶洛夫:衡陽鄉音是一輩子的“胎記”

原標題:家鄉親人詩友憶洛夫:衡陽鄉音是一輩子的“胎記”  新華社長沙3月20日電(記者白田田)“孩子,別說不認識我這鄉音就是我守護了一輩子的胎記”——19日凌晨,著名詩人洛夫在台北逝世。在洛夫家鄉湖南衡陽,他那些飽含家國情懷的詩句,被鄉親詩友不斷傳誦。   “洛夫的鄉愁不亞於余光中。”衡陽市迴雁詩社社長李鎮東說,洛夫的《邊界望鄉》《衡陽車站》等作品,通過詩歌表達了對家鄉的深厚感情。   衡陽市作協主席陳群洲回憶,上世紀80年代,20多歲的他將自己第一本詩集郵寄給遠在台北的洛夫。洛夫的回信言辭懇切,對於家鄉有這樣的年輕詩人感到欣慰,勉勵他好好創作。   “為何雁回衡陽,因為風的緣故。”最近20多年來,洛夫先后9次回到衡陽,探親尋根,參加詩歌節等活動,在學校發表演講,鼓勵青年學子。   洛夫的出生地位於衡南縣燕子山。多次陪同洛夫的衡南作家胡朝陽說,洛夫第一次看到老屋,眼淚一下就出來了,往事歷歷在目:兒時住在閣樓上,在那裡讀過《紅樓夢》《水滸傳》﹔屋后是養馬的地方,在那喂過馬。   “而我揮動的手依舊懸在四十年來未曾冰解的鄉愁裡。”在《再別衡陽車站》裡,洛夫寫下這樣的詩句。胡朝陽說,幾乎每次回鄉,洛夫都要在衡陽車站看看那的老站牌,在一棵大樹旁徘徊又徘徊,感覺“故鄉永遠在這裡”。   胡朝陽說,家鄉面貌發生了變化,洛夫便去尋文化的根,他很喜歡尋訪南岳、王船山故居、石鼓書院等人文景點。在南岳衡山,洛夫告訴她,他16歲時的文學處女作就是在衡山寫的,“是南岳的煙雲成就了我的詩歌”。   1949年,洛夫離開大陸赴台時,家鄉仍積貧積弱。當他重返故土,大陸已在改革開放大潮中迎來時代巨變。   李鎮東說,洛夫和親朋詩友見面、交流,對家鄉人總是稱呼“各位鄉親”,他常感嘆家鄉發展日新月異,表現出對故土的濃濃依戀,對家鄉的事業也是盡力支持。   2015年,洛夫當選為迴雁詩社終身名譽社長。李鎮東說,對於其他地方一些詩社的相關邀請,洛夫大都婉拒,但對於家鄉詩社的邀請,他欣然應允。   洛夫的弟弟莫運征今年80歲,兄弟倆分別排行老二和老五。莫運征說,1988年二哥回來后,在他家過春節,吃年夜飯,喜歡家鄉臘肉的味道。今年二哥原計劃農歷五月回衡陽過90歲生日,兄弟倆做好了見面的准備,沒想到隻差了幾個月。   聽聞洛夫去世的消息,衡陽詩界紛紛自發紀念,並積極籌備追思會。“邊界望鄉,一望就是幾十年……越過海峽,讓不盡的鄉愁生根發芽……”19日,李鎮東寫下悼念洛夫的詩行。   “詩歌永在,精神永存。”陳群洲說,洛夫的詩歌感召了家鄉很多后輩詩人,並將繼續鼓勵他們在創作道路上前行。 (責編:劉潔妍、楊牧) (责任编辑:admin)